你现在的位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 > 理论研究

试论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的联系  

作者:admin    时间:2016-10-18


  中国的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具有发展的协同性、主体的重合性、内容的交叉性、法源的同一性、功能的互补性、性质的相近性、要求的共通性和目标的一致性,但在协商主体、具体指向、协商方式、协商广度、协商频度、制度建设等方面有明显差异。
  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互为补充,相得益彰,不可分割。从联系来看,至少包括以下八个方面。
  第一,发展的协同性。
  我国的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的发展历程和脉络基本是一致的,都是在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和相伴相生的,都具有深厚的文化基础、理论基础、实践基础和制度基础。我国的政党协商起始于两次国共合作时期,稍早于政协协商。延安时期陕甘宁边区和各根据地政府实行的“三三制”,为后来新中国的政协协商作了理论与实践上的准备和探索。1946年召开的旧政协,既是政党协商的一次成功实践,也是政协协商的前身。1948年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五一”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联合政府”,得到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无党派人士及国外华侨的积极响应,开启了协商建国新征程。1949年9月21日人民政协的成立,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正式确立和政协协商民主的诞生。新中国的成立,既是我国政党协商的伟大成果,同时也是政协协商的伟大成果。此后,在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的各个历史时期,政党协商始终与政协协商相伴相生,共同发展进步。尤其是1989年《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2005年《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2015年《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的先后颁布,以及2016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加强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和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的下发,对推动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发展都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具有标志性历史意义。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是我国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七种形式中历史最悠久、实践经验最丰富、制度化水平最高的两种形式。
  第二,主体的重合性。
  政党协商的主体是中国共产党和八个民主党派,再加无党派人士和工商联。无党派人士和工商联虽然不属于政党,但是由于“无党派人士是政治协商的重要组成部分,参加政党协商”;“工商联是具有统战性的人民团体和商会组织,参加政党协商”。人民政协“由中国共产党、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人民团体、各少数民族和各界的代表,香港特别行政区同胞、澳门特别行政区同胞、台湾同胞和归国侨胞的代表以及特别邀请的人士组成”,政协协商的主体包括上述所有参加人民政协的单位和个人,当然也包含了所有政党协商的主体,因此两者主体是有重合的。政党协商主体与政协协商主体,是被包含与包含的关系。
  第三,内容的交叉性。
  2015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先后印发的《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规定的4个方面的协商内容和《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规定的7个方面的协商内容,如果仔细分析,我们会发现,政党协商的内容规定得比政协协商的内容相对具体一些。无论是政党协商规定的中共党代会、中共中央委员会的重要文件,还是宪法的修改建议、经济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关系改革发展稳定等重要问题,都可以涵盖在政协协商规定的“国家大政方针和地方的重要举措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中的重要问题”等内容之中。但在具体落实过程中,哪些要到政协协商,由各地党委自行掌握。如中共浙江省委每次全会重大决策事先既通过政党协商又举行政协协商。全省经济工作会议重大决策则只进行政党协商,不进行政协协商。中央目前也是如此。如2015年中共中央召开十八届五中全会前,全国政协即召开专题议政性常委会议对中央研究制定“十三五”规划建议重大决策进行协商讨论、建言献策。中共中央同时召开征求意见座谈会,与各民主党派中央、无党派人士和全国工商联举行政党协商。中央每年经济工作会议前均要进行政党协商,听取各民主党派中央、无党派人士和全国工商联的意见建议。全国政协事先也安排有关的协商活动,在中共中央全会召开后全国政协立即召开常委会议进行传达学习和协商建言,会上邀请中共中央有关领导同志到会介绍全会情况。
  第四,法源的同一性。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中国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共同制度来源。此制度于1993年3月正式载入我国宪法,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从而进一步为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提供了法理依据。如果没有这个制度基础和宪法保障,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尤其在推进全面依法治国的今天,更是寸步难行。我们说,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同根同源,这条“根”、这个“源”指的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来源于这个制度的赋权,同时反过来,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又赋予该制度以活力,是推动其不断发展进步的车之“两轮”、鸟之“双翼”。
  第五,功能的互补性。
  加强政党协商,“有利于扩大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有序政治参与、畅通意见表达渠道,有利于增进政治共识、广泛凝心聚力,有利于促进科学民主决策、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进政协协商,“有利于广纳群言、广谋良策、广聚共识,有利于促进党和政府决策科学化、民主化,有利于更好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有利于化解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稳定,有利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两者表述相近,功能互补。这种互补性体现在,对于执政党而言,意味着听取意见建议的渠道更多,群众参与面更广,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更有保障;对于参政党来讲,意味着反映情况信息、提出意见建议的机会更多,渠道更畅通,参政党功能作用发挥更明显。应该说,两个渠道比一个渠道好,两种形式比一种形式好。
  第六,性质的相近性。
  政党协商与政协协商,本质上都是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都是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重要实践形式,是我国政治协商的两种基本方式。在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七种形式中,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性质最相似、最接近。
  第七,要求的共通性。
  无论是政党协商,还是政协协商,都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加强协商民主建设,必须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充分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面的领导核心作用,把握正确方向,形成强大合力,确保有序高效开展。”必须坚持协商于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切实将政治协商纳入决策程序,不允许以通报代替协商,“这是一条基本原则”,“否则协商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必须坚持处理好一致性与多样性的关系,重点是巩固共同思想政治基础,关键是坚持求同存异,做到民主协商、平等议事,体谅包容、增进共识,寻求最大公约数,画出最美同心圆。必须把加强协商能力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高度重视,努力提高协商水平和实际成效。
  第八,目标的一致性。
  开展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的基本前提是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各族各界人士存在一个共同政治基础,这就是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事业、共同致力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因此,推进政党协商和政协协商,其目标就是要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政治文明,更好实现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文/郭峻
本文刊登于《中国政协》2016年第15期


 政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主办
 政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办公厅承办
  政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委员会宣传信息中心管理
ICP备案号:新ICP备17002221号